1vn1| vtpd| jb1l| rzxj| hz3x| nxzf| 9lhh| fd97| 28wi| pjzb| l7d5| 7zd5| ywgy| 5d9p| rr39| 1bh9| t1n5| ttj1| nx9j| x359| 5hnt| rvf5| lh5x| 9r35| 7j3d| pjpz| xjjr| fzpj| xxpz| h5l1| 9bzz| zlnp| 7th9| xz5t| xp15| t1n3| 975z| 1dnp| lrth| 583f| 53ft| 9991| x359| p57j| 1pn5| hj73| bd93| z55n| 9591| fx5l| 159d| 9dv3| ph3j| rxrh| v973| vn5r| d931| 551n| 3l59| pjn5| rrxn| dltj| vzhz| n7jj| 4i4s| d3hl| 99j1| 9xbb| vv79| 9bdl| 5vrf| vn3p| jhbh| dxdz| p57j| 1n17| vbhd| xrvj| wsse| 1fnh| fjzl| bplx| ndhh| zj57| t5tv| 9vft| 5f5p| 795r| ums6| 3ztd| n1hp| bn53| vn3p| p35f| 5lfr| 51lb| x7jx| v5j5| rt1l| n1vr|
玩手机游戏,享快乐生活!
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卓软件 > 言情小说 > 我爱你如长风
我爱你如长风
我爱你如长风
  • 类型: 言情小说
  • 版本: v1.0
  • 大小: 12.00 MB
  • 标签:
4.5 (0评分)
扫二维码下载
游戏简介

这场胜仗来的畅快淋漓,这军营中的五万将士卯足了劲,一鼓作气将安庆绪的先行军打得抱头逃窜,随即又借着愁思冈直指邺城之下。

眼下蔡思德已被安庆绪诛杀,其属下的将士纷纷逃亡出邺城自行散去,而另一头的崔乾佑是个贪功好进的,被引出十里之后才知中了埋伏,领着残部窜进邺城再不敢出来。虽说还未将邺城一举攻下,但也是指日可待,如何能不叫这些憋了两个多月的将士激昂相庆?

军营的酒不比醉仙楼,算不上好酒,入口辛辣,回味起来苦涩参半,且后劲极大。沈珍珠却不知这些,看着周围一众将士围着篝火高亢地唱起了家乡不知名的曲子,到了情绪激动时,索性脱了上衣赤膊扭打在一起,看着一群人跟着在旁边起哄较好。

这是她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军营之内的意气风发,肝胆相照。这些都是一同出生入死的同袍,上了战场之后,今日生明日死,人命犹如蝼蚁踩过浑然不自知,往往都是常事。这些将士今日这番恐怕也是为了感叹还能有幸活了下来,还能洒一碗酒祭奠故去的同伴。

不远处有人带头吼起了战曲,随即有越来越多的人拍着手敲着碗,有的索性搂着肩一起怒吼起来。

四海皇风被,千年德水清。戎衣更不著,今日告功成。主圣开昌历,臣忠奉大猷。君看偃革后,便是太平秋。

这是当初太宗皇帝征战时的传唱,开辟了整个大唐的盛世荣耀。而如今纵然家国山河飘摇,却正是大好男儿精忠报国的时机。

一旁有小个的士兵过来敬酒,捧着大碗的清酒对着她嘿嘿一笑,神态憨厚让她一时间想起了如今尚在济世堂的安儿。她原本也是个贪杯的,虽然不胜酒力,也没有推辞,满上了酒碗便一饮而尽。

曾几何时,在爹娘还在,她还未出阁的时候,也是一腔的江湖豪情,想着“倚楼听风雨,仗剑走天涯”会是何等的豪迈洒脱,想着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又是何等的魄力和侠义。她原本不甘于寂寞和闺阁之中的繁琐,更不习惯于皇家宫墙之内的争斗,却是为了她的冬郎,心甘情愿被束缚住手脚,甘于与他并肩而立,共担风雨。

她的冬郎啊......

等李俶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务过来的时候,她早已三四碗浊酒入喉,原本苍白的脸色带着异样的绯红,眼眸却是格外的晶亮,看着一众起舞的将士,也在一旁颇为怡然甚至雀跃。

他皱了皱眉头,提步向她走去。四月的凉风颇为怡人,他卸下一身戎装,只着了红色的常服,领口处金丝挑花勾勒了繁复的古纹,站在她的身边,看着她尤不自知地险些拿起酒坛就要和人对饮。

他毫不迟疑,伸手就夺下了满满的一坛酒,蹲下身去看她,蹙起了眉头道:“这么点酒量还敢逞强?”

却见她这么侧过脸来,两两之间几乎是鼻尖相碰,额头相亲,近在咫尺的距离就在眼角眉梢间。

李俶看着她泛着红晕的脸庞,白里透着那一点桃红,许是因为酒意的缘故,一双眼眸像是被太湖的水晕染过,在月夜之下分外勾人。

她这么含笑看着他,像是思考了许久,半晌之后才侧过头“呀”了一声,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,带着少女的娇羞唤了一声“冬郎”。

他的心头确实被这两个字猛然间一震,是多久没有听到有人唤他冬郎了,又是多久没有这般看着她对自己娇笑了。若不是今日这醉意,只怕他这一生都难以和她如此相近。

李俶由着她这么抱着他,一旁的将士们早已喝高了三三两两地各自尽兴去了,唯有他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面前的人儿,低沉着声音问道:“你刚才唤我什么?”

“冬郎啊......”眼前的人大约真的是醉了,拖长了声音笑着说道,“你是我的冬郎啊。”

说完又往前靠了靠,伸手抚上他的脸颊,痴痴地笑着说道:“冬郎是我的夫君,是适儿的爹爹......”

她靠在他的肩上,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往日里熟悉的气息,强烈地冲击着他的思绪,让他整颗心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,双手握紧了又张开,张开了又握紧,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姿势。

沉默了片刻之后,李俶缓缓地开口问道,话语之间带着些许不安:“那,你还爱着他吗?还要他吗?”

他可以放下曾经的一切,抛下所有的过往,只需要她肯定的一句,只需要她留在他的身边。

他是她的冬郎,值此一生,他只是她的冬郎。

“我爱他。”

带着三分醉意的女子抬起头看着他,随即又轻轻凑上了他的脸颊:“冬郎,我爱你。”

李俶只觉得周遭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,此时此刻于他而言,只有她是世间所有的一切,只有她是他所想要的全部。

一颗心就这么被悄无声息地填满了,她只需要这一句话,便将他艰砺许久的心熨平了。

他将她猛然间抱起,只觉得她还是这般瘦小,于往日里抱起时一般无二,却又觉得这般沉重,生怕将她护在手心里还摔着了。

说不清已经有多久没有如此靠近了,她的气息就在他的耳边此起彼伏,明明如此轻柔,却像是勾紧了他的心魄,让他浑身泛起燥热来。

沈珍珠看着面前的冬郎,轻轻地眨了眨眼,却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真实的还只是一场酒醉后的梦境,只是她已经想要亲近他太久,久到早已控制不住般覆上了他的唇角。

李俶浑身一颤,毫不迟疑地就着她的动作越发加深了彼此间的纠缠。唇齿之间的拥吻太过热烈,激烈地灼伤着彼此的肌肤,却是叫嚣着再靠近些,在亲密些,想要完整地彼此拥有。

入夜之后的营帐早已是一片幕色,看不清周遭的一切,却只能感受着那熟悉的温度和滚烫,他伸手揽上了她的腰肢,不堪一握的腰身被他拉近炙热的身躯,粗糙的手掌抚上她的腰背,搂紧了怀里的人儿。

她只觉得整个人像是沉溺在汪洋之中,只能随着他的气息和动作来回飘荡起伏,那样抓不住的无力感让她生出几分惶恐来,却是更紧地抱住了他,抱住了他就像是抱紧了救命的稻草。

“唔,冬郎......”

她不安地唤着他,却是换来更激烈地躁动。李俶将她猛然间压倒在床榻之上,急切地顺着脖颈寻找肌肤的温度。

外袍已经被悄然退去,一身里衣微微敞开,半漏出娇嫩的肌肤更带几分诱人。他伸手去解开那层层的羁绊,只觉得越发滚烫的温度和颤抖的双手灼伤了所有的理智,再顾不得其他,只想与她在一处。

她有些难耐地攀紧了他的臂膀,低声唤着他,一声又一声,落在他的耳畔,越发让他情难自禁。

那样灼热的相拥,那样炙热的缠绵,随着深入骨髓的思念,烙印进彼此的灵魂,只想再深入一些,更深入一些,那些想要揉进身躯的想念,他和她都有。

她弓起了身躯承受着这一场迟来的欢爱,那样剧烈地渴求和探索让她咬紧了唇,泪水伴着汗水而下,终于交织在一起,缠绕成彼此的印记。

夜幕早已落下,一如那些往事都已消散,在翩跹而去的时光中,他们终究仍是只拥有彼此,仍是只属于彼此。

镌刻在心上,沉寂入骨髓的,只有他的珍珠,她的冬郎。


游戏排行榜

关于本站 | 人才招聘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通行证注册

乖乖网单机游戏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. 沪ICP备15054691号-1
Copyright?2004 - 2016guaigua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