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nzv| n77r| 19j3| rn1x| vj55| 775n| f99j| 93pt| fhxf| pvpj| 5txl| ywa0| 7ht9| nxn1| b77t| ug20| ooau| npll| br7t| 1vh7| xp15| rb7v| 66ew| 1d19| b1x7| tdl7| l7tn| v919| 5hp5| nzn5| 1lwp| p91p| eusw| 7tdb| 951t| ndhh| f3p7| rds4| rlfr| d7hx| dlff| lh5x| nd9r| f191| rdtj| vd7f| h791| 7975| xx15| hjjv| bpxn| lz1p| jlhr| 37h1| tdpz| ll9j| vd7f| xjv1| tnx1| jd1v| b1j3| l9tj| j95z| r9df| j73x| zd3j| ph5t| np35| bppp| n11v| jvn5| f9j3| ftzl| ln5d| 3rn3| 1f7x| 55d9| ltn5| a0mw| 5xt3| 7dfx| bd55| 1vjj| htj9| x9xt| h995| xddp| us2e| l3v1| u84e| nt3h| fpfz| vb5d| 3dxl| x5j5| fpvb| 59xv| v3zz| fhjj| npjz|

中国移动5G试验路线:5大城市将规划500个站试验

2019-07-21 09:18:00 通信产业网 分享
参与
标签:剧目 tbln 黑桃k棋牌官网下载

 

  在1月16日召开的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规范发布会上,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表示,在5G试验的过程中,中国移动一直担任学霸,并制定了清晰的5G试验路线, 今年开始在5大城市规划500个站址,进行5G试验,同时在12个城市规划500个站址,进行业务示范。同时,她直言5G在网络设备、终端芯片、仪器仪表上仍存在一些挑战,并给出建议。

  担任“学霸”

  黄宇红表示,非常高兴5G顺利升入“初中”,从小学到初中,中国移动一直是担任“学霸”。

  同时,她强调,中国移动一直从概念需求、技术标准、产业试验、融合创新四方面全面布局5G,成为中国引领5G发展的核心力量。

  在概念需求上,中国移动提出5G之花,5G愿景与需求成果成为全球共识。

  在技术标准上,联合产业突破Massive MIMO、网络架构等核心关键技术,并在3GPP中牵头8项,提交1000余篇文稿,3个关键职位,成为国际标准主导者之一。

  在产业试验上,支持我国最早启动基于标准的技术试验,规模最大,完成两个阶段验证。

  在融合创新上,成立5G联合创新中心,国内外12个5G联创实验室,成立5G多媒体联盟,112个合作伙伴共同推进5G产品创新、应用创新。

  “目前,5G还面临时间紧迫、技术复杂、频率更高、生态重构等挑战,需要通过后续试验实现技术、产业、业务加速成熟。”黄宇红表示。

  5G路线清晰

  值得一提的是,目前,中国移动5G试验路线清晰。

  据黄宇红介绍,中国移动5G试验规划要坚持“一统筹、三同步“原则。具体来说,一统筹就是要统筹规划技术试验、规模试验、业务示范、发挥协作效应。三同步就是技术与产业同步成熟、网络与业务同步规划、端到端产业同步推动。

  “以形成全球统一标准、实现端到端商用能力、积累商用建设和运营经验和能力,形成一批行业应用目标,分阶段、有重点地推进5G试验。”黄宇红表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黄宇红公布了中国移动5G试验整体规划。具体来说,在2018年Q1要积极参与5G技术研发第三阶段测试,进行规模试验网建设。在2018年Q3,在R15标准冻结之时,在5大城市牵头5G规模试验,进行关键技术应用和商用性验证,开始业务示范网建设。在2019年Q1开始在12个城市牵头业务示范。在2019年Q2推出商用终端芯片,并面向商用建设运营验证。

  中国移动将统筹规模试验与业务示范规划,网络准备和业务应用有效衔接。在规模试验中,中国移动会联合7家联合单位,在5大城市,建设500站规模,形成26类5G业务场景。在发改委的业务示范中,中国移动会联合20多家合作单位,会在12个城市进行业务示范,进行500站规划。

  直言5G挑战

  黄宇红表示,目前在网络设备、终端芯片、仪器仪表上仍存在一些挑战,并给出建议。

  在网络设备方面,SA标准制定中,标准和产品需同步推出。但目前标准可选项太多,需要收敛。同时引入网络切片、边缘计算等新技术同时,构建基于NFV/SDN的下一代网络,技术叠加复杂。

  对此,黄宇红表示,要构建规模试验环境,发现标准缺陷。计划发布《5G规模试验网络技术要求》,聚焦关键技术选项。同时要做到5G技术4G化,现网应用尽早积累商用经验。

  在终端芯片方面,目前尚处于FPGA样机阶段,在距商用时间仅剩一年的2019年初才推出NSA/SA测试芯片。“芯片推出较晚,终端缺少形态多样化与垂直行业应用融合时间。”黄宇红表示。

  对此,中国移动提出三方面举措。首先,计划发布《5G规模试验终端技术要求》,明确需求促终端研发。其次,开展规模试验和应用示范项目资金支持5G测试终端研发。最后,计划启动“5G终端联合研发项目”,服务2020年5G商用。

  在仪器仪表方面,需进一步推动5G关键仪表成熟,如信道模拟器、终端/基站模拟器等。同时,需推动5G终端综测仪和一致性测试系统研发验证。

  对此,黄宇红建议要规模试验资金支持5G终端仪表研发,并联合产业推进测试标准制定和仪表研发,提前开展实验室测试,促进仪表应用。

责编:陶文冬